见闻见识

神人

来源: | 作者:王俊杰 | 日期:2022-09-01 14:41:34 | 阅读: 1567

藐姑射山上住着神人。他的肌肤像冰雪一样洁白,像玉石一样温润;他丰姿绰约,娴静光鲜,如同处女亭亭玉立。他不吃五谷杂粮,只追寻清风而吸,觅览甘露而饮,酒肉珍羞,非精致不顾。他腾空飞行,凌驾云气,日日遨游于四海之外。他啊,只要凝聚精神注视一下,就可以使神州大地物产殷实,五谷丰登;使天下万事情理尽现,纷扰不再。

肩吾先生走遍古往今来,踏尽天涯海角,没有见到任何神人凝神的迹象,认为那样的神人不存在。

连叔嗤笑肩吾孤陋寡闻:“那神人的本领远比你所知道的还要高强千万倍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不得不说的话,勉为其难,我就再大概描述一些吧。那位神人啊,他的德行只在于操纵磅礴恢宏的天地万物,大约如同揉面一般。人们不过祈祷天下一方土地安宁而已,那位神人又何必忙不迭地考虑天下的那点儿事呢?那位神人啊,什么也伤害不了他,就是洪水滔天也沾湿不了他的一根汗毛;烈日炎炎,就是烤得金石流成河,山峦变成焦炭,他也感觉不到半分热气。他的本领啊,从身上搓一撮垢痂,就能塑造成尧舜那样的圣人。他又怎么会计较万物之间的纷纷扰扰呢?你呀,肩吾,只是天地万物中的一员,当然看不到那神人的踪迹。”

肩吾大叫一声“我的神啊”,下巴脱臼,吊儿郎当晃荡在两肩之间,再也合不上了。

公元二千零十二年二月廿九日,肩吾遇到一个人踉踉跄跄、飘飘荡荡而行。细看那人目中空洞无物,却捧着两只眼球照来照去,寻寻觅觅。肩吾忙不迭地托动下巴上下颠簸大笑起来,直笑得尘土飞扬,日月无光。尘埃落定,肩吾托合着下巴,一字一顿地说:“真滑稽!我捧下巴君捧眼,沦落相逢一时鲜。你是谁?为什么如此这般?”

“我是行不择路,平生最恼言不由衷,却总是身不由己眼红眼热,只好捧在手中。你是谁?你又为何如此这般?”

肩吾于是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说了个详详细细,直到二月卅一日才总而言之地说道:“即使独居室内也有风声传来。无声无息,怎么会有这样的神人呢?”

行不择路说:“连叔看得真远!现在的望远镜能看到一百三十七亿光年之外的宇宙边缘,比起连叔来,也如同瞎子一般。常言说‘灯下黑’,神人不必到世外去找,神人就在我们身边。那些为晋升职称而写论文的人,那些为获奖而拉尺子拨秤砣的人,那些口若悬河的专家,那些编著天书的学者,哪一位不是神人?你看一下,他们飞舞着的唾沫之中,哪一个沫星子上不写着‘尧舜’字样?再看一看你和我,还有连叔,我们又何尝为万物凝过神……”

“噢,天啊!”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行不择路手捧眼球照去,正见肩吾仰身倒地。愣怔之间,又见肩吾翻身鱼跃而起,嘴巴自动合龙成一团笑意,继而手舞足蹈,欢腾踊跃,绝尘而去。